乐视网原编辑受贿140万余元 乐视帝国崩塌的蚁穴

此后融创的百亿投资并未拯救乐视,乐视网一路狂奔埋下的问题已经积重难返,超过千名员工也在2017年下半年相继离职。

2014年9月,被告人马婷以前通过工作关系认识的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人黄某提出,由马婷将其提供的视频推广到乐视生活频道指定位置后为马婷个人支付报酬,马婷同意,并与黄某协商一致推荐视频的位置和价格。

马婷于2014年7月至2017年8月在乐视网任职,而2014年9月她就开始利用职务之便受贿,直至离职前的2017年7月。而这段时间正是乐视网走向鼎盛,再走向衰败的时期。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上市之时,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2011年乐视影业成立,2012年推出乐视电视,此后的两年连续推出了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汽车、乐视手机等业务。

马婷在乐视网就职的时间,正是乐视网走向鼎盛,再到神话破灭期间。她作为乐视网一名普通的编辑,能凭职务之便受贿100多万元,这仅仅是乐视崩塌的蚁穴之一,但也折射出乐视网美好故事下,人才、团队和组织文化及内部审计等经营上的重重问题。

2017年的5月,贾跃亭卸任乐视网总经理。7月,贾跃亭卸任乐视网一切职务。几乎在完全卸任同时,贾跃亭搭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2014年9月至2017年7月,被告人马婷违规为黄某有偿推广带隐形广告的视频数百条,并通过本人支付宝账号tao×××@126.com、其丈夫张某支付宝账号bio×××@yahoo.cn,分别接受黄某支付宝账号ac9×××@126.com转账16笔27600元、112笔1387000元,以上128笔共计1414600元。

2019年5月13日,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被暂停上市。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如果被暂停上市后的一年,净资产仍然为负或是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乐视网将被交易所实施终止上市。而种种迹象显示,乐视网在2019年“翻身”可能性微乎其微。

裁判文书网截图

然而乐视七大生态远不足以支撑其高速扩容下所需要的庞大资金量,处于严重的入不敷出状态。为填补资金漏洞的一系列改革举措让乐视逐渐失控。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内部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主动抛出乐视内部的问题。

2015年,乐视网的市值一度达到1784亿元的最高峰,比上市时的43亿元翻了41倍还多。2015年-2016年是乐视的巅峰时刻,旗下各个子业务纷纷完成独立融资。2016年,乐视电视的市场占有率接近30%,甚至吸引了TCL战略入股,几乎要颠覆整个彩电业的竞争格局。

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马婷身为乐视公司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4146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依法判决被告人马婷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没收已追缴的违法所得1414600元。

乐视网普通编辑受贿140万余元 判有期徒刑5年

2015年10月,乐视在北京召开了主题为“无生态不化反”的大型发布会,这场发布会声势浩大,众星云集,贾跃亭在会上确立了乐视的七大子生态,包括大屏、内容、体育、互联网及云、互联网金融、手机、汽车等。

12月18日,乐视网举办2019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乐视网董事长总经理刘延峰表示,公司退市与否要看最后监管层的决定,目前还没有结论,如果公司退市,将在三板市场继续经营,同时继续向相关责任人进行追偿,保护公司股东的利益。

乐视网“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贾跃亭曾在危机爆发后向媒体坦诚,自己的经验不足,致使出现同一时间布局产业过多与公司管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业内人士指出,人才、团队和组织文化及内部审计等问题,也是助推了乐视的快速崩塌。

根据裁判文书显示,2014年7月21日,被告人马婷与乐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就职于该公司,任职热点频道主编,负责该频道的内容管理、内容更新,2017年8月17日离职。该公司规定,员工无权以个人名义进行商业洽谈,不得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私利等。


2020-01-04 06:40admin admin 点击